冰糖葫芦

备考期!!没鸽!!真的!!

约稿请私信

谈不来也可以做朋友啊!!!我真的超级好相处啊!!!!!!

磕的坑:
漫威各种
SCI瞳耀
皮皮的作品:杀破狼,镇魂各种,其他可以补,我看书超级快。
红海行动顺懂
一人之下各种
勇者大冒险荼岩
还有好多我都不记得了……都可以问问嘛!我国漫看的比较多!!!!

【卑微的下跪,流下了没钱的眼泪】

请不要大意的给我红心蓝手评论好吗!!抱紧菜鸡的自己

黄粱一梦

突发奇想的脑洞
全程对话体
【 】——小篆香岚
 “ ” ——一人原著岚

瞎写,OOC。

以下正文↓

【所以……现在是什么情况?】

张楚岚看着面前长得和十几年前的自己一模一样的年轻人,只觉得这个梦似乎有些太过真实了。他捂着两人嘴角刚刚在打斗中对锤出来的伤,龇牙咧嘴的问道。

“不知道。少侠,我知道我打不过你,咱们有话好好说,您先把您这张画皮褪了好吗?你要知道,如果让我对着一张和我一模一样的脸,我肯定什么都招不出来的。”

【画你个鬼的皮!等一下……这是哪儿?碧游村?】

“哈?”

【宝儿姐呢?】

“什么宝儿姐?你在说什么?”

【别跟我装。这里是不是碧游村?除了你,还有王震球,肖自在,老孟,管儿哥,对吧?任务?陈朵?药仙会?】

“你到底是谁?”

【……等一下,我现在有点相信了。】

“你相信什么?你到底是谁?”

【别套我话了,这招没用,至少对我没用。】

“什么套话?”

【……行,不信也正常,信了就不像我了。你是张楚岚对吧,挺巧的,我也是。】

“靠。”

【年轻人少说脏话。】

“你刚刚用的是雷法?小白虫?还有……金光咒?”

【否则呢?为了这玩意,我小时候可没少断过骨头。】

“……等一下,我有点乱。”

【别乱,指不定是不是梦呢,你过两天还得去拖马仙洪那个傻缺来着,省省脑子也省省力气吧,他那炉子砸起来还挺费力。】

“……炉子砸了吗?”

【我觉得你还是不要知道比较好。】

“为什么?”

【因为你相信了。】

“什么?”

【我就是你,你相信了,不然你也不会这么问。】

“……说实话,我现在确实有点相信了。”

【那就不要知道。如果你相信了,恐怕我说的话会影响你接下来的判断。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但是这大概不是梦。】

“……”

【你……额……我现在应该是二十?还是十九?】

“二十。”

【这么年轻?!】

“你呢?”

【猜猜看。】

“三十?二十七?二十八?三十一?四十?”

【这差的有点大啊。】

“总觉得你身上的气质不会这么……年轻。”

【哟,还气质。】

“所以呢?答案?”

【三十四。】

“我靠?!”

【年轻人少说脏话。怎么?很惊讶?】

“没什么,我居然还能活那么久,挺开心的。”

【……咒你自己就算了,可别连着我一起咒。我现在过得还不错,暂时还没有入土为安的打算。】

“还不错……多嘴问一句,事情解决了?”

【算是吧。如果我们想的一样的话。】

“宝儿姐呢?……啊,抱歉,这些问题不该问。”

【没什么。我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可以回去,如果硬要聊聊的话,也许你可以问我一些无关紧要的东西解解闷。】

“有什么好问的。”

【不知道……但是我想你知道的我都知道,而且你现在不累吗?有个人说说话不也挺好。】

“为什么会累?”

【得,自己猜自己还挺烦。】

“那行,我随便问一句啊。你在到这儿之前都干了些什么啊?”

【你想知道?】

“你让我随便问的。”

【如果你真的想知道的话——我跟我的……等一下,我可以摸一下你的肚子吗?】

“你是假的吧,我可没有这么变态。”

【我想确认一些事情,宝儿姐能直接看炁脉的走向,我只能凭摸。一下就好。】

“行吧。”

【冒昧问一句,你的性别是?】

“你怎么不问问自己。”

【你觉得我会问废话吗?】

“……”

【行吧,我觉得我大概明白一点了。】

“什么?”

【恐怕我经历过的一些事情在你看来就是扯淡。】

“直到现在发生的所有事情我已经觉得很扯淡了。”

【你认识张灵玉吗?】

“认识,不熟,一面之缘,萍水相逢。”

【他不在这里?】

“他在这里干嘛?你到底是谁?”

【……我们要不要再打一架来确认一下?】

“……算了,那我们继续吧,你来之前在做什么?”

【给小儿子喂奶后滚了个床单,然后洗澡上床】

“卧槽我居然不是单身了?我他妈还有儿子?”

【纠正一下,你可能没有,是我有。】

“……我以后会变得像你一样讨厌吗?”

【我也没想到我年轻的时候这么讨厌。】

“……我以后的老婆长得漂亮吗?这个应该能问吧。”

【算……吧。不知道你的标准。】

“现在的我认识?”

【知道一点,但是应该不熟。】

“我们以后……额……怎么熟起来的?”

【这个问题对于你而言没有参考价值。】

“行吧,那就不问了。那我儿子长得像谁?”

【像我。】

“那一定很帅。”

【这倒是。】

“会说话了吗?”

【还在吃奶的小娃娃,会的不多,就爸爸妈妈姐姐。】

“等一下……姐姐?”

【怎么?我儿女双全,羡慕?】

“…………”

【女儿像灵……我对象,大美人。】

“我未来的老婆名字里有个灵字?”

【我劝你别猜。按你现在的情况来看,你大概往后的十辈子也猜不到,更不会像我一样和他在一起的。】

“你好像并不遗憾?”

【我和他在一起就行了。你和我没关系。】

“也是。那……等等,你今年三十四对吧。”

【怎么?哦,我大概能猜出来你想问什么了,大女儿十四,马上中考。小东西一岁不到点,挺乖的,不怎么哭。】

“……我在想我是不是祸害过那个姑娘但是我不记得了。”

【别想了,你没有。相比之下,你现在确实过得挺落魄的。】

“……你对象……”

【温柔体贴精通家务的大美人,逛个街能被要十次以上微信的那种级别。】

“我真想不起来我认识什么带灵字的大美人。”

【打死你都猜不到,别多想了,就当你也在做梦就行了。】

“……你现在……还在哪都通?”

【退休了,对象不让干了,专心在家相夫教子。】

“等一下,什么叫相夫教子?”

【……】

“你别吓我。”

【那你别信。】

“领养的?”

【亲生的。】

“……靠,我觉得我脑子里突然有了一些操蛋的念头。”

【说说?】

“我能不能摸一下你的肚子?”

【随意。】

“……”

【怎么了?】

“没什么,三观在崩塌。”

【不用这样,你就是你,我就是我,我们不一样。】

“我觉得我脑子里有人选了。”

【你别想了,不出意外的话,你们不可能。】

“我想也是,我现在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其实生孩子也不是什么特别恐怖的事情。】

“反正我也体会不到……我实在想不到我能和那个人一起生活,真的太惊悚了。”

【没什么惊悚的。我说了,温柔体贴精通家务。也许你可以试着多了解一下?】

“……他实在不像是个会那种……咋说,过这样生活的人。”

【不食人间烟火?】

“有点。”

【你果然还是不了解他……或者说,不了解我那里的他。】

“他平时也带孩子?”

【嗯,他带得多。我身体不太好,都是你作下来的。】

“……”

【怎么?很惊讶?】

“你说呢?”

【平时的奶粉尿布啥的他买的多一点,他懂得比我多,而且我也不太喜欢出门跑。接送是轮流。】

“……我实在想不到他买奶粉做家务的场景。”

【习惯了就好了。】

“你为什么?”

【说不清,太久了,都忘了。反正就是……喜欢呗。】

“看上去你过得挺好的。”

【哪看出来的?】

“看体型,你挺久没练功了吧。还有,这么长的头发,还打理的挺好,应该不用东奔西跑了。人也很精神。”

【在家宅了好些年了,被养的懒散惯了。】

“……”

【羡慕?】

“说实话,有点儿。”

【我觉得我们可以结束这个话题了。】

“怎么?”

【我们不一样,我们的世界也不一样,你在被我影响。】

“我现在有点相信了。”

【无所谓了。】

“有点想继续听。”

【什么?】

“当个故事也好,留个念想。”

【给你讲什么?我平时的生活?】

“行,反正一时半会你应该也回不去。”

【太普通了,好像也没什么好讲的。】

“你的普通是指?”

【混日子呗。不是跟你说了吗,相夫教子。】

“……听上去还挺好。”

【是挺好。】

“你们感情好吗?”

【你说呢。】

“我想应该不错。”

【何止啊。】

“行了……想到那张脸我又觉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你抱过孩子吗?】

“……我守宫砂还在。”

【特别小,特别软,浑身上下都是奶味,闻起来挺甜的。】

“……你身上是不是沾了奶味?”

【八成是……我家两个都不太乖,不知道是不是遗传,都老爱往外吐奶。】

“你看上去真的挺开心的。”

【可不嘛,你以后有机会也可以去体验一下。】

“哈?”

【没什么,找个姑娘成个家,抱个奶娃娃延个香火,挺好的。】

“……真不像是我会说出来的话。”

【老人言也不全是没道理的啊。】

“其他人呢?”

【至少在我那都还不错。】

“我真的能坚持到你那个时候吗?”

【不知道,我不是你,但是我希望你坚持下去。】

“我们以后的生活肯定不一样。”

【一定的。】

“……”

【怎么了?】

“没什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不一样没什么不好啊。万一更好呢?】

“你看上去……真的挺……咋说,贤惠的。”

【不算。不做家务不做饭,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再过几年就成废人了。】

“我想不到我会变成你这样。”

【那就不要想。】

“我真的可以吗?”

【尽力呗,以后的日子谁知道呢。】

“你以前想过没有?”

【没有。你就是我,你怎么想的我就怎么想。什么相夫教子啊……做做梦罢了。】

“然后实现了。”

【没错。】

“挺好。”

【我也这么觉得。】

“等一下……我好像有点困。”

【我也是。】

“你也?”

【可能我该回去了。】

“行吧,保重。”

【好好活着。好不了,也得活着。什么都有可能,信我一次。】

“行,我知道了。”

【有缘再会。】

“但愿吧。”

FIN

突如其来的脑洞,感觉要是在我退圈时把我写过的所有楚岚放在一起一定很很有趣。


刀刀都是血,我偏偏还要他凝出糖霜。

【玉碧】意外之喜(中)

预警:

车,就是车。

黑道双杀手Paro,强强

这里的碧莲骚上天了,真的骚,突破极限的那种骚。

非典型性下药,手铐PLAY,大概算是公共场合X行为,dirty talk,反正就是各种变态。

非典型性霸王硬上弓,流血了!!!!

我终于暴露我是个变态的事实了。


以下正文,食用愉快↓


链接1:https://shimo.im/docs/k6uuDKZToT42se1K/《意外之喜(中)》 ,可复制链接后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


链接2:https://shimo.im/docs/rErXle38kCowDXq4/ 

《意外之喜(中图)》 ,可复制链接后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


链接3:https://m.weibo.cn/6400410478/4295476147178262


记得回来打卡,虽然一直在安慰自己,但是最近一个月的热度真的有点让人伤心呢。



那啥……因为我平时和太太们聊天脑洞太多了,全部往这个博里堆太杂了,以后就堆一个刚开的子博 @我有画手宠了 里了



脑洞全是聊天截图,偶尔去逛逛解解馋磕磕小零食也是可以的


可以不用关注hhhhhh



不断补充的鬼畜视频




wcnm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必须要让所有人知道这个视屏!!都快去看!!!!








我的妈一人之下真的没有节操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指路B站,官方的: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6661130

今天的也青截图混更——




还是和阿尘老师 @塵蒲 激情聊天的产物


我爱她——




我乖巧蹲坑底等一个大王小青喂鸽子图【乖巧.jpg】




这位神仙人超级好画画也好看!!!求求大家pick她!!!!!




而且阿尘老师不嫌弃我沙雕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玉碧】五毒

#预警#

沙雕脑洞,随手短打,娱乐圈paro,请联系 @塵蒲 阿尘太太的图http://chenpu894.lofter.com/post/1f9519f0_12b3bd427食用

一定要去看!!!!她是神仙!!!而且人超级好!!!

Dbq,我太沙雕了,我不该把这么一个神仙画手拖下水给我画沙雕脑洞的。

谢谢神仙太太不嫌弃我这个沙雕变态写手。

以下正文,食用愉快↓

 

张楚岚的电话打过来的时候,张灵玉正在化妆师的折腾下往脑门上涂假发的胶水。天热,他咖位又大,荒山野里临时支起来的化妆蓬里前前后后支了三个散暑的小风扇,吹得他头皮上那个长的有些过分的假发无数次粘在了他黏糊糊的唇釉上。张楚岚嚎的太凄厉,以至于张灵玉被吓得直接抖掉了手机,都没来得及从嘴唇上把那几根不老实的发丝拨开。

 

“灵玉啊啊啊啊啊啊啊!!!!!!!——”张楚岚一边干嚎一边锤床,砰砰的闷响听的张灵玉心惊肉跳。剧组里的工作人员在他身边来来往往,为了避免惹是生非,张灵玉捂着听筒低低的斥了句:“好好说,不许闹。”

 

“这回真不是我的问题。”张楚岚的语气可怜兮兮的像只受惊的兔子精,恍若下一秒就能哭出来似的。他的声音突然变得很闷,应该是把脑袋给整个埋进了身下软绵绵的被子里。张灵玉忍不住软了嘴角也软了心尖——张楚岚的名气打出来的不容易,他武替出身,没有背景,被埋葬了不少年月。有什么委屈也是嘻嘻一笑而过,从来不在张灵玉面前露个端倪。这人刚强的有些超乎想象:把他捧红的那部戏的男一是张灵玉,张楚岚是男二。那天他们第一次对手戏后两人顺道一起去更衣室换常服,张楚岚背上厚实的绷带让张灵玉狠狠的皱了眉头。“没事。”名不见经传的小演员颇为自来熟的拍拍他的肩膀,“四针封闭而已,小意思,比我以前过得日子可舒坦多了。”

 

“怎么了?是有什么新的剧本吗?”

 

张楚岚平日里从来不在工作的时候跟他闹,张灵玉耳朵被喊得生疼,嘴上却反而是柔柔的放轻了嗓音,心里也是百般担心。电话那头的人假意抽了抽鼻子,委屈道:“我觉得我要被雪藏了。”

 

张灵玉心下狠狠一跳,脑子里飞速回忆起了张楚岚最近是不是在活动上做了什么对公司不利的事情——可是没有。那人脑子活络,精通人情世故,经常把那些出了名难缠的记者都给耍的团团转。他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张灵玉摸不着头脑,只能换个思路,搜肠刮肚的去找那些安慰人的话语来。应该不至于吧……雪藏,这对于一个演员来说实在是一个太过血腥的字眼了。

 

“你知道王震球给我接了什么代言吗?靠,那个傻叉。”

 

“不许说脏话。”张灵玉条件反射性的轻斥完之后幡然醒悟,他顶着一脸粉在张楚岚看不见的电话这头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尖,放缓声音问道:“怎么了?那是个非常优秀的经纪人,应该不会做出什么对你不利的决定啊?”

 

事实上,张灵玉最担心的就是哪都通决定用黑红路线来包装张楚岚这个近几年才崭露头角的新星。而且这种事情王震球也不是干不出来——他以前带过很多艺人,几乎每一个现在都是大红大紫的名角,有不少都是在他的刻意操盘下以黑红路线走红的。张灵玉希望张楚岚能够有朝一日在娱乐圈拥有自己的一席之地,但是他绝不希望张楚岚用这种方式达到目的:黑红,就意味着这个艺人必须经历一段人人喊打的难熬岁月,他当然相信张楚岚又足够的定力和耐心,但是他觉得这样实在是太糟蹋他了——既糟蹋他的实力,也对不起他这么多年在娱乐圈这摊浑水里摸爬滚打出来累累伤痕。

 

“他给我接了尖叫的代言。”张楚岚顿了一会,补充道,“就那个红瓶子的尖叫。小师叔你还记得吗?去年玲珑去给我们买水的时候错买的那玩意,你直接喝吐了。”

 

往事不堪回首,张灵玉照了照一边打着柔光的镜子,觉得仅仅是想起来而已——自己现在的脸看上去都依然有点绿。说话间,他的经纪人从一边掀了帘子进来和他商量下午的一个访谈通告。陆玲珑是个刚毕业不久的小姑娘,家里背景挺深,手下只有张灵玉这么一个艺人,护短护的要命。就连当时他和张楚岚的绯闻爆出来的时候也不像别的工作室那样遮遮掩掩,直接硬碰硬的和那些媒体正面刚了整整半个月。这之后,粉丝进行了一批彻头彻尾的大换血,陆玲珑也没在意。她直接以工作室的名义进行公开声明,并且自封为CP粉头,甚至还和哪都通正面交锋,暗示着要是敢因为这件事情就雪藏张楚岚,她一定会让他们的新捧的艺人全部不得安生。

 

“好歹……也是个大牌子。”张灵玉知道他要是不马上结束,陆玲珑这个雷厉风行的小丫头也会抢过来直接挂断的。他又匆匆安慰寒暄了几句,刚说完“拜拜”,却见陆玲珑玉手一伸,直接把听筒抢走了。

 

“张楚岚?”姑娘眉眼弯弯的冲他比口型,似乎是憋着笑。张灵玉点了点头,便到一边跟着造型师整理造型去了。

 

身后的化妆棚里传来惊天动地的笑声。

 

“哈哈哈哈哈哈张楚岚没想到你也有今天啊居然是五毒水哈哈哈哈哈……”陆玲珑笑的毫无人性,张灵玉不由的也一起勾了勾嘴角,他几乎能想到张楚岚吃瘪的样子了。旁边的导演举着喇叭喊道:“张灵玉——你现在面对的是杀父仇人,笑什么?!”

 

“导演对不起,是我走神了,这条重来。”

 

被斥了一顿后他收敛了心绪,眼神泛血,矫健轻盈的身形随着一声令下横刀而起,在特技师事先指导过的几个定点之间熟练的穿梭着。血浆溅在他那张令万千少女神魂颠倒的俊脸上,张灵玉在尸体中双目赤红的抬起头向着镜头看过去——他艰难的用刀尖撑起伤痕累累的身子,带着一身绝望的硝烟一步一晃的消失在砖红的门墙之外。

 

“他吗?这次一条过啦。”棚子里,陆玲珑一边借着小窗户盯着张灵玉的状态一边还在跟张楚岚聊着天。一通废话后,她慢悠悠的笑道:“你最近也挺累了吧?要不这样,你拍摄那天我把灵玉的档期空出来让他去探个班,你们一起好好聚聚吧。”

 

“谢谢粉头!我下次再给您清购物车!”

 

张楚岚清清爽爽的笑音在电话那头显得活力四射。

 

 

 

因为有张灵玉在场的原因,拍摄那天,张楚岚的状态极好。他拿着那个鬼见愁的红色小瓶居然摆出了很多非常有张力的造型,连摄影师到最后都是一路拍一路夸。张灵玉把自己包的严严实实的窝在角落里看着在聚光灯下神采飞扬的张楚岚:真好,他想。再也没有比他更好的人了。

 

事实证明王震球真的很会包装。张楚岚以前走的大多都是青春学院风,这次却一改常态,请了个主攻妖孽造型的设计师,从上到下一通打扮,成功的在张楚岚那些小迷妹里掀起了一股疯狂的浪潮,红瓶尖叫这种人见人躲的毒药居然在宣传照放出来的一夜之间销量飙升,差一点就破了曾经被封为精神鸦片的维他柠檬茶的单日最高销售记录。

 

幕后,张楚岚为了拍摄戴了整整两天的大直径美瞳,他的眼睛本来就比较脆弱,现在更是发炎的厉害,眼睛红红的活像只可怜兮兮的小白兔。他因为一直都是孤身一人所以也没买房,住的都是公司分配的宿舍。张灵玉乘着没通告把他接到了自己家里,时时刻刻的看着那人的爪子不让他揉眼睛,定时滴了好几天的眼药水才终于好了不少。

 

那天他在厨房给张楚岚熬菜粥的时候,这人抱着剧本蹦哒蹦哒的跑进来一把抱着他的腰晃来晃去,差点把手上的纸页撩上火。锅里正在炸着酥肉,油花四溅,张灵玉赶紧用手护住张楚岚那对在他的腹肌上不老实的摸来摸去的白爪子,笑道:“做什么?快出去,眼睛别被油烟浸了。”

 

“我不要。”张楚岚从他肩膀旁边探出去,眼角瞥见角落里堆的两个大大的纸箱。他眉眼弯弯的把张灵玉的脑袋掰过去,捏着嗓子揶揄道:“灵玉儿,那是什么呀?”

 

张灵玉看了一眼,铲子一扔就不由分说的把张楚岚推出了厨房。广告商总是凭销量认代言的,只有销量上去了,一个艺人才会接到更好的广告资源。张楚岚的官宣刚出来的时候,张灵玉就和那些疯狂的迷妹一样偷偷的帮着张楚岚刷销量——只可惜他代言的那玩意实在是太有毒,送了一圈后没人再愿意要了,多出来的两箱只能被张灵玉堆在墙角积灰,渐渐的也就被遗忘了。

 

“灵玉!!!你真的太爱我了吧!!!”张楚岚扒着门朝着张灵玉痞里痞气的吹口哨,孜孜不倦的调戏道:“那为了证明你对我的爱,今晚上床前你就吹一瓶毒水来换取我的真心吧!”

 

“是吗?”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张灵玉在跟张楚岚搞上以后也算是身经百战。只见他一边涮着锅一边风轻云淡道:“这样的话……那我们就下辈子再做夫妻吧。”

 

“哇!!!你怎么这么绝情啊噫呜呜呜呜——”语毕,张楚岚又扯着嗓子干嚎了起来,凄厉程度可见一斑。张灵玉绷不住笑了出来,他解下围裙放在一边的吧台凳上,冲着蹲在门口的张楚岚招招手,道:“好了,过来。”

 

张楚岚一下子扑进张灵玉浸满了油盐酱醋味的怀抱里。

 

“抬头,我看看眼睛。”

 

张楚岚乖乖抬起头,任张灵玉捧着他的脸颊仔仔细细的挪来挪去。眼前这个被评为“娱乐圈第一仙”多年的大美人现在正小心翼翼的帮他吹着他张楚岚那张俗到尘埃里的眼睛。他眉眼弯弯的笑开了嘴角,虚情假意的咕哝了句:“疼。”

 

那双黑溜溜的圆杏眼黑白分明,哪还有半分先前血涔涔的影子,怎么看都早就好全了。

 

“那你闭眼。”张灵玉在心里无可奈何的叹了一声,他按着张楚岚微微仰起的后脑,低头在他的长睫毛上落了一个温柔的吻。

 

“现在还疼吗?”


回答他的是亲上唇角的一个温温润润的浅啄。

 

END

趴趴一下,我永远爱阿尘——!

 

 


其实我也正经过的嘛——





论糖糖给阿尘太太激情输送脑洞可是被说了有毒


我怎么了嘛——【委屈趴趴】


 @塵蒲 


后续在这里:http://chenpu894.lofter.com/post/1f9519f0_12b4495c1













阿尘以前很宠我的!!!!


她不仅不会挂我还会夸我呢!!!!


【超大声趴趴】

塵蒲:

刚才这位神仙太太 @冰糖葫芦 正在和我兴致勃勃讨论也青开车和脑洞
她说青崽头发一定很好摸接着就给我发了个表情包。
你怕是有毒吧???
我现在一想到摸头发这么撩动人心的场景脑中第一画面就是【啪!】一把带走全部头发( ´∵`( ´∵`)